一笔是一笔的精彩——访我市青年画家杜璞

点击数:29962009-12-16 00:00:00 来源: 杜璞官方艺术网-杜璞画世界遗产美术馆

  这年头高艺术的年轻人不管有没有成绩,总爱先把自己搞的像人们印象中的艺术家的样子:长发披肩、奇装异服、言必称某某主义、古今中外的名家如数家珍但在他眼中不过尔尔......总而言之,要与众不同,要跳出普通人的生活圈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摆出艺术家的架子再说。

  这样肆意飞扬的“艺术家“见多了,再见到刚从澳洲开画展回来的杜璞,很难不对他产生好感:他衣着低调,言语间诚意十足,跟眼下受煤体追捧的不少艺术青年完全是两个版本。

  杜璞原是位成功的商人,一广告设计为业,这个行业曾经给杜璞赚了一些钱。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的他在做装潢设计的过程中,越来越真切地发现自己对油画艺术的热爱。于是在1997年,他放下手头的一切,考进南艺油画研究生班,师从沈行工教授学习;毕业后又进入苏州大学艺术学院举办的外国专家油画培训班;随后又进入天津美术学院进修。刻苦的学习和超负荷发训练,还有天赋的敏感,使杜璞的绘画水平突飞猛进。正如他的导师所说:“很快就能画出来”。江苏油画学会会长张华清教授,著名美术家丁淘教授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系博士邵彦在文章中一致认为杜璞油画吸收后印象主义塞尚、马蒂斯、勃拉克诸派画风,融合中国水墨画衣画法的影响,不拘一草一木的细节描摹,而注重画家感情的抒发与主观画面气韵与色彩的创造,特色浓郁,具有较为鲜明的个人风格。

  杜璞的画以风景为主,他的油画中常常带有一股国画的写意味,镇江的山山水水是他百画不厌的题材。杜璞异常勤奋,以至于认识他的人提及他时,第一印象都是这个小伙子真是用功。镇江的金山、北固山等景观,经过若干次的写生后,已经牢牢地烙在他的脑海里,任何时候,只要他想,他就能表现出他想要的画面。

  付出也就意味着收获。当我不无担心地问起放弃赚钱的生意专以绘画为生的杜璞生计有没有问题时,他笑着说,艺术家也没有必要耻言于财,现在的艺术很难不和商品经济联系起来,如果我的爱好与追求能够使我过上高水准的生活,那是再好不过。

  杜璞的澳大利亚之行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商业活动促成的。我市某企业跟澳大利亚的布鲁斯有业务来往,其妻安妮喜爱艺术品。为投其所好,该企业就把杜璞的画册寄过去。布鲁斯夫妇一见之下,十分惊叹,于是从澳洲专程赶到中国,与杜璞见面。见了画家的愿作后,他们更加兴奋,给予这些画作很高的评价,同时对杜璞的老师也产生了兴趣,大力鼓励他们办一个画展,并兴致勃勃地表示,一切手续他们帮忙办理。

  于是2001年7月,杜璞和老师张华清、李华英三人赶到了澳大利亚的柏斯。由于来去不算方便,杜璞并没有携带什么作品去。他的作品,全部在自己脑子里。《红色金山》、《甘露寺的早晨》、《蓝色背景的女人》,凭着自己的记忆,10多幅作品一气呵成地诞生了。另一方面,黄金海岸的异域风情也刺激着他创作的欲望,只要稍有闲暇,他就出去野外写生。《丹玛柯的池塘》、《佛罗曼陀的街道》、《散步》……热情的澳大利亚人被杜璞画中展现的自己家乡感动。有一次,杜璞在西澳博物馆画油画写生,一群中学生正好来参观,见状立即上前围观。他们的老师也过来看,见到杜璞的作品后,十分欣赏。干脆放下参观一事,帮忙维持秩序,以防别人干扰杜璞作画。等杜璞画完后,大家一起鼓掌表示祝福,令杜璞十分感动。又有一次,杜璞在佛罗曼陀海港画船,来了一帮日本游客,大约有几十人,一看到杜璞的画,又见他是东方人,马上问他是不是日本人,那种好的都是来自日本的优越感令他十分反感,他大声回答,我是中国人。这些插曲令备展的过程妙趣横生。

  9月12日至9月20日,杜璞、张华清、李华英三人画展在柏斯市市政府举办。当地名流都有出席,画展的场馆可以说明画展的隆重程度——柏斯市政府一年只举办一两次绘画展览。西澳大学美术系博导奎斯教授十分惊讶地发现杜璞的画风融合了中西观念,鲜明的色调一改他心目中中国油画接近俄罗斯风格灰暗黯印象。当场订购了几张杜璞的作品,称它们将成为西澳大学的珍藏。

  现在就对杜璞的画下定论显然为时尚早,杜璞还在探索,还在追求,他正处在一个明显的上升期。正如他在一幅素描上所题:“作花必须有个明确的主题,表现什么,如果你画的这块色彩笔触都很好,但不能起到烘托主题的作用,那就要忍痛割爱,刮掉它,重新再来,一笔是一笔的精彩……切不可拖泥带水……”他的画是这样,他的人生也是这样。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