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璞:做清醒的自己

点击数:32342011-05-11 00:00:00 来源: 杜璞官方艺术网-杜璞画世界遗产美术馆

  文:刘媛媛

  画画在似与不似之间,却更胜于真实。现实世界,人的矛盾往往是一次次的与自己拼命搏斗,

  有的豁达、有的极端、有的为利、有人为活着,有人只会成为心中的那个自己。

  【杜璞:中国的世界遗产专业画家,97届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研究生毕业,师从沈行工,苏天赐教授,主攻写意油画,笔触雄健、色彩华丽,是一位集智性,灵性与悟性于一身的画家。被国内众多著名学者,教授一致公认的中国油画民旅化的积极探索者,是一脉相参以林风眠,吴冠中,苏天赐,之后的艺术菁英。代表作品;船之写意系列,大风景系列,苏州园林系列,昆曲,牡丹亭系列,世界遗产系列和60年60人肖像系列等。】

  主要展览:

  联合国第二十八届遗产大会;2004年(世遗组画)特展;

  北京:国家大剧院,2007年(牡丹亭·记 )戏曲油画特展;

  苏州:博物馆2009年(庆建国60年60人肖像油画)特展;

  1

  一个画家,必须讨论他的基本功,这是一个画家真正不同于任何诗人、作家的地方。无论是毕加索、梵高、吴昌硕、林风眠、徐冰等,都是在基本功下痛下功夫的。杜璞10岁就开始画画,青年时期又去攻读南京艺术学院油画专业的研究生,师从沈行工,苏天赐教授。他每天必练基本功,坚持画大量的速写和素描。

  自由、速度、流动感,杜璞几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给人毫无距离感,思维活跃、热忱真实,一如他的画:色彩浓烈、线条流畅、笔触有力,充满意趣。杜璞生于镇江,在苏州定居近7年,美丽的苏州已经多次见诸于其笔端,他热情洋溢地说:“你们要早点来,我带你们去看太湖,雨后的太湖真是太美了!”对自然的热爱、对身边的人和事真诚以待,这就是杜璞。正如当年弃商从艺,心中洋溢的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自信,他赶超着自己也感动着身边的人。

  2

  杜璞从当年名不见经传的画家跻身为今日“中国的世界遗产专业画家”,不过是一直都在努力做好一件事:以自己的行动向世界展示自己生活的城市,展现苏州之美、人文之美。

  2004年世遗会召开期间,杜璞创作的世界遗产组画28幅,成为联合国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唯一特展画家;伴随昆曲抬头创作的《牡丹亭》大型组画,又把他推到了风头浪尖上。

  2009年国庆60周年之际,杜璞在苏州创作了“城市表情——建国60周年杜璞人物肖像画”。而现在,他的笔墨又追到了世博会,穿行于苏州的大街小巷和园林古镇,历时半年创作出了100幅苏州油画。

  每一步的发展都精准地踏在了时代动向的关节点上,使他新世纪以来逐渐赢得了国内外声誉,他本人对毫不讳言:“04到09年是我艺术风格和影响力形成的重要时期,人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完成自己的目标,抓紧时间有计划有步骤去做事。这几年,联合国文教组织很重视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像牡丹亭、苏州园林、黄山等等,你不能等到自己的文明濒临消逝的时候才去做点什么,作为一名中国画家,我必须立刻行动起来。也只有与时代息息相关的画作,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而与他的技法比起来,他竟然这么年轻。

  3

  杜璞爱极了现在的生活。他经常早晨带着一本书,一杯茶,独自去拙政园、狮子林写生;或者在自己的画室里看书、做框、构思、画画。从画室的一头走到另一头,看看窗外的苏州和遥远的天边,模仿着一次短途旅行,他仿佛看到了玲珑皎洁的玉龙雪山、看到了磅礴雄浑黄山……画画之前,这些景象和思绪犹如一次次催眠,让自己产生不在现实中的幻觉,在开始画之前就已经酝酿进入状态,过程中已得到极大快乐。

  画画更需要不断地汲取新鲜养分,杜璞在“城市表情”的画册后面写到:“好的作品不断产生,覆盖了原先旧的作品,就像一场不断战胜自我的战争;艺术是一种反思的过程,只有不停地画,才能注入新的元素。”技法已臻化境,技法之外是思想,是超越技法的那些可以永存的东西,与文字、与哲学相通的东西。

  现阶段,杜璞已经用小幅油画的形式画好了苏州园林及周边文化遗产,现在正在做画册和书,计划在今年8月份办画展,是中国世界文化遗产系列画作的开始。他豪情壮志:“我要用3-5年时间把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要画完,画完了中国的再去画国外的。”

  结语:写到这里,不禁要思考:怎样的艺术最有生命力?艺术家该以怎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个时代的所思所见?谭盾用陶土水纸去做中国的有机民族乐、林怀民将书法和太极融入到现代舞中、朱哲琴和她的新音乐一起真正走向世界,连时尚摄影师冯海都用相机尝试了一次与中国传统文化的碰撞拍摄出《游园惊梦》系列……无论是哪一种方式的创作,无论受众是香港人、台湾人、大陆人还是海外华人,身上都有一种中国文化的血缘关系。只有用崭新的观念和全新的形式来表现传统文化,这样的艺术才会得到世界的认同,这才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出路。我们期待着,杜璞将用他的画笔,让更多的人看到故宫、黄山、苏州乃至中国之美。

  城视对话杜璞:

  城视:说到油画大家联想到最多的可能是西方的《蒙娜丽莎》或是梵高的向日葵,通俗地说,油画是西方的、水墨是中国的。作为一名被国内众多著名学者,教授一致公认的中国油画民旅化的积极探索者,您如何理解“中国油画民族化”?

  杜璞:中国油画民族化早在30年代,赵无极、吴冠中等人就已经开始了探讨和尝试。中国人画油画,融入了中国的审美,使之成为民族化的本国语言,以更加喜闻乐见的方式去表现。就像白居易写诗,如果老婆婆都听明白了他认为那才是一首好诗。绘画讲究的是画由心生,重要的不是方式而是内容。美在于发现,更在于表现,我们只是以油画的笔触画面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民俗风景。艺术必须走在时代的前面,引导人们对美的更深的认识,像毕加索在当时不被人理解,现在来看都很超前,也在艺术史上留下重要的一笔。个人很敬仰的艺术大师吴冠中、苏天赐,他们的探索之路走得很成功,也给世界艺术界带来一股清新之风。

  城视:有句话这么说禅画,让人看了觉得舒服,叫人解脱的就是好画。而说到油画一般人的感觉是大概分为印象画派和抽象画派等等,作为一名职业画家,您怎么看?

  杜璞:印象抽象那是世人对油画的看法,其实一副画能让人看得明白,充满感情能够感染人,那就是一幅好画。如同一篇文章,震撼人的东西是才是最本质的,就是情感。画家必须要有自己的见解和风格,要熟地把握绘画语言,有高超的技法和阅历,但一定又要超越画面结构、色彩等这些技法层次,要把情感传达给观众。好的东西一定是能够让人产生某种共鸣的。像赵无极的个展,很多人表示看不懂,但是很多人都认为是感人的。这并不矛盾。

  城视:您参加过很多的展览,您认为展览对一个画家的意义在于?

  杜璞:像2007年牡丹亭·记戏曲油画特展,在此之前几乎没人尝试用油画古典戏曲,通过展览可以让更多人看到中国画家在这方面的探索。对个人来说,必须积累了足够份量和数量的作品才能开展,作品必须站得住脚,否则只会招人唾骂。对我而言,办一次展览就如同尘封一次作品,所以说,画家总是很忙,不同时期我会画不同的东西而不会重复自己。现在的拍卖市场更火,有的油画作品动辄几百万,但是拍卖市场毕竟良莠不齐。拍卖只是一个参照,经济价值是一个方面。只为了讨好观众和市场而去创作或是办展览,失去的会更多。

  城视:人一定要活在当下,生命就是当下的每一刻,认准自己的目标一生只要做好一件事就已经足够了。您当时毅然弃商当然是值得的。这是一时冲动还是‘蓄谋已久’的事?

  杜璞:有的人忙碌一生说老了要去海边看风景,而渔夫一直都在看风景。用年轻的心态想老年人的事以为很浪漫,到了那个年纪真的什么也看不动。成功来得太迟,或者顿悟太迟,我觉得都是很遗憾的事,所以我拼命在赶超自己,30岁前赚钱只是为了将来可以安心画画。我需要理清楚自己作为一个人的价值。30岁之前就清醒,我很幸运。

  城视:您是镇江人,在镇江生活了30多年,后来才定居苏州。镇江在您的心里,有着怎样的情感和分量?

  杜璞:吃透江南水性才能画好江南,都说北方人画画拙,南方人画画巧。我在镇江长大,在这里生活了30多年,镇江的一草一木和各种民间传说,都已经印心里了。焦山、西津古度、镇江博物馆、白娘子系列等都画过。镇江有着深厚的人文底蕴,是一个能够让人静心创作的地方。去年冬天画西津度的白塔,一束阳光照在塔上很美很有神秘感,当时就想,一定要画好,让更多的人看到。画这种建筑气势是很难画的,必须有神韵在里面,技巧都是感情去服务的。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