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世界的幸运儿(2004年7月2日 京江广播电视报 )

点击数:10732010-03-26 00:00:00 来源: 杜璞官方艺术网-杜璞画世界遗产美术馆

   ——世遗大会中的杜璞

  文武

  从6月28日到7月7日,中国迎来了耽搁了一年的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而镇江籍油画家杜璞也迎来了他40岁人生中最幸运的日子。他花了两年多时间苦心创造的28幅《世界遗产组画》,正式作为大会唯一指定油画作品陈列在会场。

  根据大会组委会的要求,本次世界遗产大会的场馆布置,必须要达到一个“十二字”的标准——“历史最好,载入史册,令人难忘”,这的确是一个很难把握的非刚性原则。为了跻身世遗会,“全国有无数书画家在争取这个机会”,第2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会务组的朱颋告诉记者,那么为什么最终选定了杜璞的作品呢?“原因并不是说其他画家画得不好,但一朵花、一片景画得再精致,它也许并不符合本次大会的参展标准,而杜璞用油画这种西方美术形式来展现民族味很浓的中国风光,给人印象深刻,恰恰是评审委员会心中的目标,最终全票通过”。

  杜璞的28幅作品包含了故宫、秦皇陵、苏州古典园林、天坛等,其中的10幅悬挂在大会主会场的西侧休息厅,另外18幅分别挂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官员的18间办公室里。画面上,传统的建筑和景色,一扫平常印象之中的枯寂清淡,而表现得强烈、放逸。中国文化富于阴柔美,但杜璞用粗狂的笔触,强烈印象派的风格却表现得别出心裁也自具新意。和杜璞并肩走在装点着他的油画会场,就像在世界遗产中徜徉,不时地有人和杜璞礼貌的点头打招呼。杜璞认为,自己有这么一个难得的机会,实在是太幸运了,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办事处文化项目官员助理裴红叶女士却认为,这并不仅仅是幸运就能够实现的。她认为,民族的就是世界的,世界遗产应该是全人类共同的财产,那么和世界遗产相关联的艺术品在创作过程中必须要具有民族的内涵、世界的眼光,二者的完美结合才能有成为幸运儿的机会。杜璞的组画被选中进入会场是貌似偶然,实属必然。

  实际上,直到被通知自己中选的那一刻,杜璞心里一直是七上八下的,机会太难得导致竞争太激烈。裴红叶说,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每年在190个缔约国中选择一座城市召开年会,讨论和审议世界各国新申报的世界遗产项目。每个国家有众多的城市,大家必须经过像“申奥”一样严格的申报程序。中国十年前就开始申报,本来是确定2003年6月28日在中国苏州召开第27届世遗会(简称苏中会议),但因受“非典”影响,去年的会议临时改在了巴黎。不过,这个会址的临时更改实在帮了杜璞一个大忙:从2002年起,杜璞就向大会组委会提交了选题并开始了创作,但到了2003年6月,还有几幅作品仍然在修改创作之中,匆忙拿出来肯定影响质量,结果就下来一整年的时间真的让杜璞幸运了一把,也着实“火”了一把。

  杜璞来到这个世上40年,和美术结缘有30多年,到苏州发展也有整整两年,从这个角度上看,他是勤奋的,是进取的,他的勤奋进取造就了他的“幸运”,如今,作品成为“唯一指定”仅仅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他也已经成为苏州油画界颇具影响力的一员。从他幸运的一面看,又是和他的灵气有联系,而艺术家最需要最不能缺德就是灵气。杜璞说他现在最大的奢望是自己应该以28幅“世界遗产”作品为新的开端,成为一名从事专业创作的“世界遗产”画家。心够大的,不过有这份心,幸运或许又要降临了!

【责任编辑:文武(Top) 返回页面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