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情四月天---忆罗哲文老师

点击数:11492012-05-24 15:26:21 来源: 杜璞官方艺术网-杜璞画世界遗产美术馆

人间真情四月天

                                                      

 

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很奇怪,有的人整天能看到也不爱搭理他,有的人很难得一见,却时常想念他。几天前,我惊闻罗哲文先生去世的消息,心中不由得一惊,有撕心裂肺之感觉,对于他的想念之情也突然涌上心头。

第一次见到罗哲文老师,是在2009年的武夷山世界遗产高峰论坛上,当时会议举办地有我的小型油画展,在会间休息的过程中,忽见一大群人簇拥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来到我的画前,他仔细观看我的每一幅作品,还不时和陪同的人交流,并请我谈画这些画的一些心得体会,他又仔细地看了一幅我画的《拙政园》说:苏州园林一直以来都是给人以含蓄和安静的感觉,而你的画中我却看到了艳丽的色彩与奔放的笔触。你为什么要这样去表现呢?我说:画为心声,心中有感情画才会传达于画面,这是在画我心中之园啊!他听了微微一笑,含蓄而肯定:凡高画向日葵,八大山人画斜眼的鸟,他们其实都是在表达自己的内心的感受。画以截情,以情入画,你年纪轻轻都这样有功力和悟性,真是前途无限啊!听着他对身边的陪同人员这样夸奖我,我很开心,更感动着他的真诚直率与精到的理解。

这时我才知道,眼前的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文物界的泰斗罗哲文老师。

老师是那么平易近人,和他聊天让人倍感温暖,以至我有些忘乎所以了,斗胆半开玩笑地说:老师我想请你写“杜璞画世界遗产”几个字,以后就是我的招牌,用于出画册印名片,不知可否?后面这一句我说得很轻,自己都感觉听不见了,感觉十分冒昧,没想到罗老十分认真地答应了,说:你把要写的内容写在纸上,并写上你的通讯地址,别看记差。当下我心中狂喜不己,就这么简单,我十分敬仰的偶像,国宝级的文物大师帮我写字不要润笔?也没有经纪人来帮他打理?带着将信将疑我回到了苏州,过了一个多月还没有等到北京寄来的字,我心想罗老年纪大了,说不定把我写给他的纸条弄丢了,或者忘了,或者是太忙了,根本就无暇顾及,请他写字的人太多了,想不起我了。种种推测我觉得这事儿有点玄了,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终于盼来了罗老写的一幅“杜璞画世界遗产”几个大字的条幅,字体饱满文气脱俗,功力深厚,笔力酣劲,是一幅不可多得的书法精品。想起此前对罗老的种种猜疑,心里十分疚愧。罗老在电话中对我画世界遗产十分肯定,他鼓励我说:世界遗产这个主题不容易画好,须要下大力气,吃透文化遗产的精神和内涵,要肯吃苦,多读书,行万里路才行。罗老对我的有条有理的教导,给了我无穷的动力。是啊,对于我这样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后学,如此关心与爱护,这不光是出于对我从事保护与弘扬文化遗产工作的肯定,也更加让我相信老一辈文化工作者乐于提携后人的高尚品质。

罗哲文先生与世界遗产息息相关,他生前被称为“万里长城第一人”,他常骑着小毛驴上八达岭勘察,反复斟酌后拟定长城维修规划图。1985年,侯仁之、郑孝燮、阳含熙和罗哲文在全国政协提案,参加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申报工作,使长城成为了被保护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

从见到罗老,斗转星移转眼三年过去了,在心中一直有想为罗老画一幅肖像的打算,来表达我对他的敬仰之情。于是我便常在胸中勾画罗老“跨峻岭,穿荒原,横瀚海,经绝壁,纵横十万里”图景。而今,我在悲伤与怀念中拿起了画笔,画出了我心目中的罗老,作为我对于他的永久怀念。我相信,像罗老这样的用毕生心血奉献给世界遗产保护的专家,人民是不会忘记的。

 

【责任编辑:杜璞(Top) 返回页面顶端